玉龙新闻网

入职不到两年就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 ,他凭什么让马云刮目相看?

虽然有人推测他可能是马云的继任者,但现在说什么还为时过早。

俞永福从加州大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变成了阿里巴巴高管;他再次成为阿里巴巴战略决策委员会的第八名成员。他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成为阿里巴巴的合伙人。

他是怎么做到的,马云为什么这么看重他?

周年接管

12月5日,阿里影业宣布阿里影业董事长俞永福兼任首席执行官。人们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惊讶。

作为马云最信任的阿里巴巴合伙人,他被寄予厚望。

阿里影业自两年前成立以来一直处于尴尬的境地。尽管有广泛的投资,粮食还是没有产量。

根据2016年的财务报告,阿里影业仍处于亏损阶段。在这个阶段,阿里影业需要迅速找到一种适合自己并有明确目标的方法。

2014年7月,张强成为阿里影业的总裁。当时,俞永福正带领加州大学团队宣布与阿里巴巴的整体合并。

从张强过去的履历来看,他有专业背景,也有娱乐行业的经验,这是阿里当时迫切需要的。他的目标很明确:发展阿里影业,一家足够新的公司。

张强最擅长开发脚本项目。在担任中国电影副总经理期间,他负责中国电影的企划部、电视部和市场部。在担任北京电视台副总编辑期间,他专注于新版《红楼梦》,担任该剧的总制作人,并担任《中国红楼梦》才艺秀的总制作人。

俞永福当时想以局外人的身份融入阿里巴巴。在整合过程中,他被推到了整合高德地图的位置。像加州大学一样,高德地图也被阿里巴巴收购。

虽然他说他不会为任何人工作,但他需要取得成就才能融入这个强大的大公司。余永福接手后,高德地图的“移动互联网”变得更加明显,在短时间内拥有超过5亿用户。就地图而言,哥德开创了林志玲、郭德纲和TFboys的导航语音包,非常受用户欢迎。

余永福的举动改变了高德萎靡不振的状态。当阿里巴巴的新财年于2015年4月开始时,他宣布将接管阿里巴巴集团的互联网广告平台阿里妈妈。在阿里收购的众多公司高管中,只有俞永福加入了阿里的核心权威“战略决策委员会”

两年后,阿里影业渴望寻求突破。俞永福的确是唯一一个被委以重任、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的人。

每个和俞永福共事过的人都很害怕和他见面,不是因为他脾气大,而是因为他做生意时一针见血。俞永福最强的力量在于他的判断,而不是他的具体操作能力。这是对与他联系的阿里员工的评估。

肩并肩阿里影业

阿里影业发布的2016年半年度报告,得益于互联网分销业务(主要依靠广东分公司)较去年同期疯狂增长20倍,集团总收入达到2.57亿元,同比增长1022%;然而,亏损扩大到4.66亿英镑,主要是由于淘宝电影增加了市场推广和门票补充。阿里影业非常需要一张成绩单来回应外界的疑虑。

入职不到两年就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 ,他凭什么让马云刮目相看?

阿里影业一直依赖强大的财务支持,布局全面。所有潜在的著名影视公司都有阿里影业的资本渗透。

电影和电视行业是高度资本密集型和高风险行业,具有典型的“三高”特征。俞永福在员工信中表示,经过几年的残酷发展,国内影视行业正进入淘汰和升级周期,明年将有大量影视企业主动和被动退出该行业。

布局就是布局,工业就是工业。仅仅因为阿里影业是一家非传统的影视公司,它不能停止它的演出。俞永福说,“在过去两年左右的时间里,阿里影业从一个高起点开始创业,已经能够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市场不需要一个拥有巨大资源的“玩家”,它需要一个真正的影视产业公司。我们必须让工业变得真实和彻底,然后让它变得更大更强。”

此时,阿里影业需要一个执行力很强的“幸运将军”,当他休息时

今年10月31日,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正式成立,包括:优酷土豆、加州大学、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体育、阿里游戏、阿里文学,以及阿里数字娱乐事业部的几大业务板块。

如何让这些大板块发挥各自的优势、跨界联系和适应性是最困难的问题。

入职不到两年就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 ,他凭什么让马云刮目相看?

优酷创始人、阿里巴巴大娱乐战略投资委员会主席顾永强,感觉与俞永福完全不同。当他离开优酷土豆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时,他有些沮丧。

顾永强太热情了,余永富看起来咄咄逼人。顾永强认为输赢并不重要,创业也不是竞争。俞永福展示了“稳赢不输”的结果导向。

很难通过强大的集成和操作功能来完成这些业务模块。任何大规模改革都需要一个拥有大老板能力、智慧和支持的“局外人”,这也符合阿里巴巴在2015年5月宣布的“领导和管理将转移到70后,真正实现公司健康可持续发展的102年远景”。

雷军称俞永福为“刘备式的经理”俞永福回应道,“提高企业家的能力实际上就是提高团队的能力。选择曹操式还是刘备式大哥是非常重要的。我选择刘备式,善于团结各行各业有能力的同事,组成一支强大的创业团队。”

余灿永福走了多远?对他来说,挑战一直存在。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