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新闻网

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的难处及对策

在畜牧业集约化、规模化发展的背景下,死亡动物的处理已成为整个养殖业社会关注的热点、难点和重点问题。解决动物死亡问题对重大动物疫病的防控和畜牧业的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对畜禽产品质量安全、公共卫生安全和生态环境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影响死畜禽无害化处理的因素

(1)经营者诚信意识和群众监督责任意识的缺失。

畜产品生产者和经营者对死亡动物无害化处理意识淡薄,生产者和经营者周围群众缺乏监管责任意识,是死亡动物难以无害化处理的主要原因。为了追求经济利益,饲养者以低价向经营者出售死去的动物,周围的群众害怕在报道后引起麻烦。这种失去群众监督和社会监督的违法行为是死亡动物乱扔垃圾、流向餐桌的社会基础。2013年黄浦江死猪频发、河南商贩购买30吨死猪、安徽省萧县向4省9县出售死肉等死肉事件反映出经营者诚信意识和群众监管责任意识的缺失。

(2)动物防疫措施滞后于畜牧业生产的发展。

过去,畜牧业生产规模小,动物疫病发生率低,死亡动物数量少,对死亡动物的无害化处理没有引起广泛关注。近年来,随着畜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和动物贸易流通形式的快速发展。动物流通的数量和速度极大地推动了动物流行病的传播,现有的隔离等保护措施没有得到严格执行。大多数投资者刚刚换了职业,仍在寻找石头过河。他们缺乏畜禽养殖安全生产管理的经验。预防和诊断动物疫病的技术力量薄弱。一些动物流行病无法有效及时地预防,导致大量养殖动物死亡。

(3)对经营死亡动物及其产品处罚不够。

长期以来,检验机构对死亡动物实施了2005年实施的《鲜(冻)畜肉卫生标准》国家强制性标准。该标准缺乏对致病菌种类和含量的针对性检测,导致缺乏法律支持来打击非法经营死畜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处理动物尸体犯罪有三项罪名,但按照这些立案起诉标准,仅仅查处动物尸体和肉类案件并不足够。

(4)监管体系不完善,监管存在盲区。

由于体制和管理机制的问题,对死亡动物的生产、流通和消费监管失衡,导致一些地区监管不力。调查处理各地监管死畜肉领域暴露出来的案件,暴露出各部门之间相互推诿、各种执法不作为的现象。

未来死畜无害化处理对策

(1)加大法制宣传力度,提高全社会参与死畜监管的能力。

主要通过报纸、互联网、会议等方式,向动物养殖场、屠宰场、冷库、动物经纪人、肉类经营者和畜产品市场宣传2013年5月4日正式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增强其守法意识,使其了解国家关于打击生产和销售死亡动物及其产品相关犯罪的规定。同时,要充分利用政府信息公开、新闻媒体和互联网对动物尸体无害化处理进行监管,为全社会参与动物尸体监管营造良好氛围。

(二)科学规划养殖区,加强动物疫病防控措施。

政府有关部门应以养殖区的长期科学规划为基础。同时,严格检查

地方发展、改革、财政等部门协调努力,支持动物尸体无害化处理政策。按照统筹规划、合理布局的原则,重点实施化学处理、发酵等环保处理方式,实现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建立健全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监督管理体系。同时,国家应逐步将其他死亡动物的损失和无害化处理费用纳入财政补贴范围。适当倾斜动物死亡政策,引入市场机制,鼓励社会力量投资建设专门的动物死亡无害化处理厂。

(4)合理规划布局,科学完善的收集处理系统配置

按照“标准化建设、示范带动、合理规划、全面推广、分步实施”的理念,考虑企业、市场、物流、环保、运输和养殖规模等因素,原则上在县级基础上建设死亡畜禽无害化处理厂。选址应位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允许建筑面积内。对于在允许建设区域内不能选择的,应当纳入相关县(市)、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调整和改善计划。国土资源部门应当将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用地纳入当地年度建设用地供应计划,并按照土地管理法律法规的规定给予优先保障。有关乡镇应当及时清理处置辖区内公共场所、水库等周边地区遗弃的动物尸体,做好污染防治的监督管理工作。

(5)大力推进政策性保险,建立养殖保险与死亡畜禽无害化处理的联动机制。

鼓励各地探索畜牧业保险政策,通过养殖保险增加对死亡动物的补贴,提高养殖者对死亡动物无害化处理的积极性,使死亡动物及其产品经营者无利可图,防止死亡动物销售的发生。畜牧部门和保险公司紧密合作,按照“政府引导、市场运作、自愿协调推进”的要求,实施死亡畜禽集中无害化处理,作为理赔的前提条件。通过水产养殖政策性保险制度的建立,促进了政策性支持与商业运作的有机结合,分散了水产养殖行业的生产风险,提高了水产养殖行业防灾抗灾、生产自救的能力,增强了对死亡动物无害化处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六)加大对经营死亡动物的处罚力度。

充分利用公共场所养殖、运输、销售和运营的视频监控平台,建立农业、工商、公安等相关部门执法信息共享的长效机制。加强部门间关于死动物及其产品的信息沟通和交流,加强对死动物及其产品经营者的监督和监测能力。做好动物卫生行政执法与刑法的衔接,严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使用与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处罚死动物和死肉管理,杜绝“以罚代刑,以轻处罚重处罚”现象,加大对死动物及其产品管理的处罚力度。

(7)加强对监督和渎职行为的问责。

建立健全定期打击机制,坚决堵塞死动物的流通渠道。严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追究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责任,对监督、失职、渎职等行为进行处罚。监督职责应得到有效落实,相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