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新闻网

十里长亭,执笔成殇

秦汉时期,有十里长的亭子和五里短的亭子,用来阻挡路人和指出地点,官员们经常把它们看作是检查可疑人物的交通要道。人们通常在离城市十英里的亭子里告别亲戚朋友,所以十英里外有一个亭子,里面有柳叶。几千年来,十里亭也成了人们思念和不去老朋友的地方,诉说他们的分离感和珍惜他们的思念。

十里长亭,执笔成殇

生活中偶尔或偶然的聚会一样,预计会有很多人离开。我希望人们能长寿,一起生活几千英里的美好仅仅是诗人下个月美好的白日梦。

我在大楼前不认识彼此,但我认识彼此。穿梭在人群中,与多少人擦肩而过,多少人牵着手走在疏松的路上,每一个人都跑着自己的未来,又有多少人轻牵着手走向红尘,只有红尘的道路漫长,一路上谁能陪着谁荒地老生与死。这不是悲惨的命运,也不是转世的痛苦。也许只是世界总是如此多变,没有多少前沿可以分享。

十里长亭,执笔成殇

总有一些人坚持闯入我们的世界,却悄悄地离开,甚至不留一丝温暖。然而,也有一些人会一直在心圈里等待。一只眼睛和一颗心可能是能给出的最简单和最昂贵的真理。

绿丝现在已经白发苍苍,十里亭里的白裙子肯定会浪费更多的时间。记住失去的情感,人们总是愿意平静地回应,没有抱怨或遗憾。我们如何理解这四个词?内心深处,人们仍然感到悲伤和快乐。仇恨最多既轻又浓。恐怕这也是一种破碎的玻璃,不求永生,只求拥有一次。这只会增加一声叹息。

十里长亭,执笔成殇

写在这里,我不禁想起那个天才学者和不幸因果报应的儿子。他给自己起的名字就像一个男人。一丝淡淡的悲伤潜伏在他的内心和灵魂中,最后他筋疲力尽地死去。第一次霜降时,我还想用锋利的刀片刺穿我的手腕,靠在一个长长的亭子边上十英里。萧萧秋风中的深红鲜血染红了半湖的蓝水。带着世界上所有的痛苦,所有的辛酸,所有的纠结和无助睡在湖底。这样,你可以远离这个世界,忽略复杂性。许多年后,有人会来湖边洒下我最喜欢的花瓣来纪念我吗?我不认为会有任何人,也没有人关心生活,更不用说在他身后了。在那个荒凉的秋日,我的灵魂早已被封印在另一个世界。我爱你一辈子,我已经被你领导了好几代。几代人的感情怎么会消失?在我转世的路上,让我遇见一个像我一样美丽的女人,她有一颗悲伤的心。让她带我踏上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的快乐之旅。只是不要假装外表坚定,内心却带着雨水。

十里长亭,执笔成殇

长汀仍然是长汀,只有斑驳的岁月痕迹。仍然有许多人来到这个亭子见面并互相认识。仍然有许多人热泪盈眶,被岁月的痕迹所玷污,只是为了他们年轻时达成的协议。一句和平的话胜过一千句话。

十里长亭,执笔成殇

让我藏在荷叶下,静静地看着亭子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寻找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让我虚无的指尖触摸额头,沸腾我的心。这个湖太冷了,没有情感温度。让我迎着阳光追逐湖边的台阶。即使我的灵魂飞走了,我仍然会记得失去了一千年的美丽,并留在这座十英里长的亭子的边缘。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