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新闻网

北京援鄂医生:只为亲人朋友能早日摘下口罩自由呼吸

赵珏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赵珏]1月27日,新年第三天下午1点22分,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外科重症监护室主任贾明打来了手机:“2点钟到医院集合,去武汉!”当晚22时40分,贾明等135名医务人员作为北京市立医院第一医疗队成员,在武汉天河机场降落,奔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第一线。

安贞医院湖北急救医疗队的所有成员都驻扎在武汉。左边第二位是贾明

据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报道,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院、北京大学医院、安贞医院、宣武医院等多家北京医院已经派出医护人员支援湖北。根据国家健康和健身委员会9日发布的数据,全国共有2000名医务人员被派往湖北帮助灾区。

外援的“战争”无疑是对武汉超负荷医院的及时帮助。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队带来了呼吸科、感染科、重症监护科的专业医生和护士,并提供了急需的医疗设备和材料。“我支持的病房里的护士长有15天没回家了。她说话时声音嘶哑。她看到我们来了,非常高兴。”安贞医院的贾明和其他10名医务人员目前正在武汉联合医院西医院区的一个病房参与治疗工作。他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其他地方支持的医疗队到达之前,几乎所有的当地医生和护士都是“有联系的”,所有部门的医生都在第一线。贾明说,与他一起工作的医生包括麻醉科、神经外科和消化科,这些部门都是临时调过来的,“我们团队的医生都是根据专业需要调配的,他们跟我们一起工作是打心底的。”

作为抗击非典的老兵,贾明在17年后再次穿上了紧身防护装备:手刷、帽子、护目镜、口罩、防护服、手套、隔离衣和第二层手套。安装所有这些设备需要将近半个小时。“这套西装不仅令人窒息,而且由于缺乏储备,也没有尺码可供选择,”贾明说,由于他的身高,他几乎每天都要用腰“像木偶一样走路”值班至少6个小时。为了不浪费稀缺的防护服,家明和几乎所有的医生都选择不在工作时间上厕所,而是提前准备好尿布。

作为一名重症医学专家,贾明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情变化很快,治疗压力也很大,尤其是重症监护室的重症患者。据家明介绍,他的病房在临床实践中没有使用最近引起关注的新药,如瑞奇威。仍然没有治疗新冠状病毒的真正特效药物。大多数病人根据症状进行治疗。危重患者可以通过呼吸机、血液滤过或ECMO (Ekman)辅助治疗,但主要依靠自身免疫。

这也是冠状病毒,家明说,2003年对抗非典的一些治疗经验一直沿用到现在。例如,那一年在治疗中使用了很多激素。现在,在治疗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时,激素的使用将减少,激素引起的不良反应也将减少。与此同时,过去17年来医疗技术的进步已经使这两次疫情有了完全不同的治疗条件。例如,核酸试剂盒已经能够快速检测新的冠状病毒。不过,贾明也表示,核酸检测需要高水平的采样,而咽拭子的采集不能通过“抓人的嘴”来检测,而是需要一定的要求和技能。如果不符合要求,结果可能是假阴性。

现在,第一批来自北京市级医院的湖北医疗队已经在武汉工作了半个月。随着确诊患者数量的增加,忙碌程度也呈指数级增长。家明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少,只能花时间和妻子儿女报告平安。然而,他的父母仍然不知道他是在武汉的防疫运动的第一线。“我不敢接受电视采访,因为害怕我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