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新闻网

信贷支持生猪产业需多方“增信”

信用支持是养猪业发展不可或缺的条件。支持养猪业的信贷在许多方面不能与“增加信任”分开。

这里的“信用增级”不仅包括通过各种方式增加养猪户的信用,还包括增加银行信贷的信心。

首先,当养猪户缺乏抵押品时,应加快政府层面的贷款担保机制。

目前,大多数农户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耕作条件相对落后,抵押品有限。此时,随着政府层面贷款担保机制的引入,在生猪生产能力亟待提高的背景下,杠杆效应显着,对生猪产业的稳定生产和供给具有重要意义。

一方面,生猪产业是国家现行政策支持和鼓励的产业,政府层面的贷款担保机制应发挥主导作用。通过为养猪业企业和养猪户提供担保,杠杆可以促进银行信贷,加速猪生产能力的恢复和猪肉价格的下降,并确保居民碗里有肉,肉的价格不会飙升。这对保持稳定的经济运行和社会稳定也具有重要意义。

另一方面,养猪户迫切需要财政支持,以提高生产能力和资本周转率。在想贷款的银行和想借款却又缺乏抵押品的养猪户之间,只有政府层面的贷款担保机制才能成功满足需求。从某种意义上说,商业银行能否在短期内增加信贷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层面的担保,包括为养猪业量身定制的担保基金能否发挥作用。

第二,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在设计生猪产业协调联动机制时,应纳入商业银行,使银行能够根据相关信息及时评估行业状况。

本轮生猪数量急剧下降与非洲猪瘟、夏季热和“猪周期”有关,但地方政府仓促关闭和拆除养猪场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在一些地方,一些政府部门为了完成农村复兴中农村生活环境的改善,一些政府部门为了解决畜禽养殖造成的环境污染,一些地方,如江苏,开展了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的专项行动,要求农村不要大规模饲养畜禽.所有这些,在改进和推广的过程中,一些部门采取了非常简单粗暴的措施,拆除了河两岸的一些村庄和农民的农场或要求他们停止集资,给商业银行的信贷造成了损失。此外,当生猪产业受到疫情冲击时,卫生、农业等部门的协调联动机制未能及时认识到金融机构的作用,使得金融机构无法获取信息、及时评估行业形势和控制信贷风险。像这样,商业银行在随后向养猪户提供信贷资金时也感到害怕和缺乏信心。

第三,应引入保险机构分担养猪业的风险,有效增强商业银行贷款的信心。

目前,由于生猪产能下降,生猪价格上涨迅速,9月底达到14-15元/公斤,同比上涨100%左右。9月底,7公斤仔猪价格为1200-1500元/头,同比上涨100%以上。根据135-145公斤屠宰量的计算,目前每头屠宰商品猪的自养和自给利润约为1500元。对于购买的仔猪,市场上每头商品猪的利润约为800元。高额利润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养猪户补充市场的积极性。

然而,虽然有报道称中国农业科学院研制的非洲猪瘟疫苗即将进入临床试验,但目前还没有有效的疫苗来预防和控制非洲猪瘟,而且还不清楚它将于何时大规模商业化。在缺乏有效疫苗防控的情况下,商业银行除了要保证支持养猪业和sha外,还必须引入保险机制

当然,银行支持养猪户,也可以尝试发放信贷。然而,养猪业毕竟是一个高风险行业,可以尝试小额信贷,但金额太小,无法满足农民的融资需求。对许多商业银行来说,轻率地测试大额信贷的发行风险太大。因此,用信贷支持生猪产业最切实可行的办法仍然是从“增加信贷”入手,先解决生猪生产能力的迫切需求,再寻求生猪产业的长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