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新闻网

多地出台个人信用评价标准 公务员为重点人群

近日,北京发布《北京市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行动计划(2018年-2020年)》,明确到2020年完成覆盖北京所有常住居民的“个人信用评分”(Personal Credit Score)项目,完善信用黑名单系统,定期公布黑名单企业和个人信用记录。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4年,国务院就发布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明确表示将建立社会信用体系。目前,除北京外,已有20多个省份颁布了个人信用评价标准。

《加强个人诚信体系建设实施方案》已经在全国印刷发行,明确指出诚信建设的重点领域和重点群体。记者发现,公务员、企业法定代表人及相关负责人、律师、教师、医生等专业群体是大多数领域关注的焦点。一些地方还包括科研人员、媒体从业人员和机动车驾驶员等关键群体。

1关注人群

公务员排名第一

公务员因其工作的特殊性,在诚信建设的重点人群中排名第一。宁夏制定了更详细的公务员诚信建设标准,要求公务员在信用档案中记录司法判决、行政处罚、违纪违规、失信违约等政府失信信息,并开始建设全国统一的公务员诚信信息管理系统。公务员个人信用信息将作为考核、奖惩、选拔任用的重要依据。

记者发现18岁以上的成年学生也将建立诚信档案。安徽省将学生的个人诚信作为入学和毕业过程中的重要考虑因素,并按规定将考试舞弊、学术造假等不诚信行为记录到个人信用档案中。

2不诚实行为

逃税是一种严重的不诚实行为

在全国范围内公布的加强个人诚信体系建设的实施方案中,恶意逃废债务、骗取金融资金、行贿受贿、非法集资、电信诈骗、交通违规和不诚信纳税都是严重的不诚实行为,将依法采取行政限制和纪律措施。

广东已经扩大了不诚实的范围,将严重危害人民健康和生命安全的食品药品、生态环境、国土资源、产品质量等领域的严重不诚实行为包括在内。与此同时,它还列举了一些具体的不诚实行为,如传销、无证经营、严重扰乱网络通信秩序、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组织国家考试作弊或向他人提供作弊设备,以及使用伪造的证明材料进行欺诈性保险。

3失信惩戒措施

促进行业完善会员信用档案

对于重点领域严重失信的个人,各地明确将实施联合惩戒措施,要求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建立健全严重失信个人“黑名单”制度。

宁夏将建立健全严重个人不诚实行为的披露、曝光和举报制度,依托“宁夏信贷”网站向社会公开各级人民政府依法掌握的严重个人不诚实行为信息。鼓励市场参与者为严重不诚实的个人提供差异化服务。

广东引进行业力量,推动行业协会、商会等行业组织建立健全会员信用档案,按照行业标准、规章制度、合同等方式进行行业惩戒。视乎个案的严重程度,当局会对不诚实的成员采取警告、业内知情批评、公众谴责及限制雇用等纪律措施。

4信用激励“对有良好信用的人的旅行激励”对于有良好信用的个人,已经宣布了许多激励措施。

江苏省鼓励社会各方在公共交通、租赁、旅游门票等方面给予信用良好的个人优惠待遇。同时,深化银税合作,提供值得信赖的个人理财产品

另一方面,江苏省通过公布投诉电话号码和投诉处理程序改进了投诉处理机制,并探索了通过事后自愿履行、申请延期和独立解释来减少可信度损失的方法。关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记者采访了商务部研究院信用评级认证中心主任韩家平。

新京报:社会信用体系的构成是什么?每个部分的功能是什么?

韩家平:社会信用体系分为社会信用体系和经济信用体系。经济信用是核心,社会信用是外部。经济信用体系可分为商业信用体系和金融信用体系。其中,经济信用风险将随着市场经济规模和交易量的发展而增加。这时,社会信用体系将发挥其作用。

社会诚信主要包括个人诚信、企业诚信和政府诚信。诚信缺失会影响市场经济的发展,增加经济信用风险。因此,社会诚信是一个根本问题。然而,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和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这些问题将会减少。最后,经济信用是核心问题。

新京报:中国正在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信用体系?

韩家平:现阶段,我国公共信用机制和市场信用机制发展不平衡。我国政府已经开始建设公共信用机制。它已经对这方面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并投入了更多的资金。但是,市场方面没有健全的信息共享机制,尤其是在行业内,缺乏行业组织来共享信息。

目前,央行已经开始鼓励银行投资信贷,并试图降低信贷交易的风险,但银行的覆盖面仍然相对较小。一些小企业无法受益于央行的政策。如何安全有效地扩大银行投资范围是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此外,应发展更多以市场为导向的信贷机构,以弥补中央银行的不足。

新京报:在建立社会信用体系方面,其他国家能学到什么?

韩家平:西方国家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围绕经济交易、风险管理等经济信用范围展开。我国正在建立的社会信用体系更加广泛。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也有许多可以向其他国家学习的做法。最重要的方法是实现信息透明,特别是在收集、查询和共享方面。目前,我们可以使用大数据技术来实现信息透明。有了这种落后的优势,中国可以取得快速的进步。

此外,建立可信和面向市场的信贷服务机构和行业组织也是一个值得学习的环节。从全球角度来看,美国有几个魅力非凡的信贷服务品牌,而日本则建立了高管行业协会。

新京报:你对在中国建立社会信用体系有什么建议吗?

韩家平:北京已经提出了“黑名单”、“绿色通道”等具体措施。这些评级可以与银行的信用评级相结合。当然,这些评级并不能完全取代银行的信用评级,但两者可以相互参照。尤其是评价数据、方法等。

责任编辑:刘晶

简单易上手的下饭美食,做法不难,你也可以学会在家当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