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新闻网

农业“走出去”企业如何走稳走好?

宋鸿远,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二等研究员。在《经济研究》和《管理世界》等重要出版物上发表了近80篇文章。作为主要作者和主编,有24本书,如《中国农村改革三十年》、《中国新农村建设:政策与实践》等。他参加了中共中央、国务院32份文件的起草和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是过去十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起草小组的成员之一。2008年10月,他获得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60位农村人物”的称号。

主持人:农民日报记者钟鑫

嘉宾: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企业对外农业投资研究项目主持人宋鸿远

实施农业“走出去”战略是新时期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内容。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中国企业对外农业投资研究报告》在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分析了中国农业对外直接投资的基本情况,提出了当前中国企业对外农业投资的特点、障碍及对策。那么,如何推动中国企业走出去呢?中国企业如何应对国外农业投资中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才能走得更稳、更好?本专栏邀请权威专家宋鸿远先生一起讨论这个问题。

主持人:自2000年中国明确提出实施“走出去”战略以来,对外直接投资规模迅速扩大。近年来,中国企业对外农业投资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作为中国企业对外农业投资研究课题的主持人,你认为中国农业“走出去”的战略意义是什么?

宋鸿远: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中国进入了深化改革开放的时期。对外贸易政策进一步调整。在吸引外资和扩大出口的同时,提出了“走出去”的理念:充分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和资源,优化资源配置。给予合格的生产和科技企业在国外经营的权利,发展一批国际、工业和集体化的综合贸易公司;积极扩大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和跨国经营。2000年,它明确提出实施“走出去”战略。2001年,“走出去”战略首次被写入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五”计划。2006年,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一五”规划进一步拓展了“走出去”战略的内容。

为了促进中国农业“走出去”,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2006年,商务部、农业部和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加快实施农业“走出去”战略的若干意见》。农业部还专门制定了《农业“走出去”发展规划》。2010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甚至提出加快农业科技和农业发展的国际合作,制定鼓励政策,支持合格企业“走出去”。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和2014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进一步提出加快农业“走出去”的步伐。

首先,随着中国人口持续增长,城市化持续推进,收入水平持续上升,中国对粮食和其他重要农产品的需求将继续刚性增长。然而,中国农业生产正面临着日益紧张的资源约束、日益增加的环境压力和更高的经济成本。通过增加资源投入来增加农产品产量的空间越来越小。根据国内外相关机构的预测,到2020年,仅粮食供需缺口就将达到1300亿斤左右。仅仅依靠国内农业生产来确保农产品供应几乎是不可能的。加快农业“走出去”,充分利用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是中国的必然选择。

其次,为了适应全球经济的新形势

主持人:随着中国对外开放政策的实施和中国企业逐渐走出国门开展对外直接投资活动,国内经济学家对对外直接投资的研究也逐渐增多,那么中国企业对外农业投资研究的主要焦点是什么?

宋鸿远:自2006年中央政府出台农业“走出去”支持政策以来,对农业“走出去”的研究逐渐增多。中国企业对外农业投资研究课题的研究目的是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总结过去中国农业“走出去”的进展和成就,梳理中国推进农业“走出去”的政策体系,并针对中国企业对外农业直接投资面临的问题,提出加快未来农业“走出去”步伐的政策建议。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梳理了相关政策文件,收集了相关数据,并邀请了国务院研究室、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农业部、国家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外经贸大学、中粮集团等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和企业的相关人员举办研讨会,讨论项目的初步成果和研究计划。我去了广西、浙江、山东、黑龙江进行调研,对这四省36家企业的农业外资进行了深入的实地调研。这些企业所在地区的外国农业投资是典型的。企业所有权包括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

主持人:中国对外农业投资的规模肯定与农业发展水平密切相关。目前中国农业“走出去”的特点是什么?OFDI的经营规模和模式发生了什么变化?

宋鸿远:20世纪80年代以前,中国的对外农业投资非常少。1985年3月,中国第一支远洋船队启航驶往西非海岸,揭开了中国远洋渔业历史的第一页,开启了中国企业化农业“走出去”的新篇章。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企业实力的不断增强,中国农业逐渐从长期的“引进”发展到“引进”和“走出去”的共同发展阶段。2004年至2011年,中国农业、林业、畜牧业、副产品和渔业外商直接投资存量从8.34亿美元增加到34.17亿美元,增长3.1倍,年均增长22.3%。

从地域分布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农业“走向全球”已经蔓延到世界五大洲。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有300多家企业在世界46个国家或地区开展农业合作,雇用6万多人。一般来说,它们相对集中在东南亚、俄罗斯、南美和非洲。

目前,中国农业“走出去”已经从最初的渔业发展到许多产业和领域,包括粮食、油料作物种植、农畜产品的养殖和加工、仓储和物流系统建设、森林开发和木材加工、园艺产品生产、橡胶产品生产、水产品生产和加工、设施农业、农村能源和生物质能以及近海渔业。一般而言,规模较大、发展较快的产品和产业主要集中在国内需求相对较强、国内生产比较优势较弱的产品或产业,包括大豆、玉米、大米、天然橡胶、棕榈油和木薯的种植加工、相关仓储物流设施的建设以及近海渔业。

随着农业“走出去”的快速发展,参与者也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近年来,民营企业的科技实力不断增强,逐步发展成为中国农业“走出去”的新力量。从经营方式来看,大多数中国企业最初是以独资形式在海外发展起来的,而目前的大多数企业

宋鸿远:实施农业“走出去”战略,企业应该是“走出去”的主体。一方面,企业是在市场导向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具有相对灵活的机制和较强的发展和市场开发能力。它们是实施农业走出去的自然主体。他们比政府更容易被国际社会接受,比个人更有投资实力,更有可能成功。另一方面,企业在农业领域实施“走出去”也是企业成长为强大的跨国农业公司的必由之路。东南亚、非洲、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一些企业在农产品种植、养殖和加工领域开展了广泛的合作开发,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通过调查,我们发现企业在对外农业投资中面临的问题和障碍包括企业自身的约束、国内政策的障碍、国内支持服务体系的约束以及外资环境和政策的约束。

企业自身的制约因素是:第一,一些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相对薄弱;其次,他们缺乏适合国际经营的人才;第三,他们面临来自发达国家企业的激烈竞争;第四,他们一般不注意发表社会责任报告,错过了树立企业良好形象和改善与地方政府和公众关系的机会。

国内政策的障碍是:第一,投资项目的审批程序复杂,涉及许多环节,耗时长;其次,国内种子在国外的使用受到国家种子出口管理的限制;第三,粮食、棉花等农产品的退货受到进口关税配额管理的限制;第四,动植物检验检疫管理限制了生产产品返回中国;第五,生产产品返回中国的关税负担很重。

国内支持服务体系的制约因素是:第一,投资信息服务不到位;其次,企业很难为外国农业投资项目提供贷款;第三,外资农业投资项目缺乏相应的保险产品和服务;第四,国家的财政支持有限;第五,企业缺乏行业协会对外国农业投资的帮助;第六,政府的外交服务不到位。

外国投资环境和政策受到一些国家和地区政治和社会不稳定、一些国家和地区政策连续性差、投资国工业保护政策障碍、一些国家基本农业条件差、投资国严格限制工作签证以及通过海关检查限制生产机械和设备出境的制约。

host:要实施农业“走出去”战略,不仅要鼓励企业走出去,还要鼓励企业稳步前进。那么,研究报告对外商农业投资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提出了哪些具体建议?

宋鸿远:《中国企业对外农业投资研究报告》认为应加强顶层设计和战略规划,加快企业对外农业投资,并提出支持企业对外农业投资的对策和建议。

一是制定更高层次的发展战略计划。企业应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服务国家整体外交大局出发,进一步提高对外国农业投资重要性的认识,密切关注外国农业投资战略规划的制定和实施,包括重点支持品种、重点投资国家和重点支持内容。成立由国务院领导和办公厅牵头的领导小组,负责促进农业外商直接投资的发展,统一协调解决企业农业外商投资中出现的问题和困难。第二是增加财政支持。建立国家农业外资补贴制度,补贴国内短缺农产品的回流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