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新闻网

《红楼梦》:透过“玫瑰露案”,谈中国的调解为何大多“和稀泥”?

长期以来,“和稀泥”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解决和规范与官方司法判决并存的社会冲突的一种方式。以《红楼梦》平儿调解“玫瑰露”案为例,当事人的不平等、个人地位的不平等以及传统社会调解意识的顽固是调解“糊涂”的根源。

新时代的调解制度是基于中国社会和法治发展的实际需要。它将中国对和谐的追求与当今互利共赢的全球文化联系在一起。它把综合管理工作联系在一起,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优势。

1。从“偷玫瑰露”看中国传统调解理念

1。《偷玫瑰露》中的“糊涂”一词不是一个严谨的学术术语,而是源于日常生活的一种地方方言。纠纷调解中的“混乱”通常包含“没有是非、是非和原则区分的妥协与和平的含义”。从《红楼梦》“玫瑰露”案看,平儿的调解过程并不是典型的“和稀泥”模式:她不但替被无理拘留的五个孩子洗清了冤屈,还打了那些想“混”的妇女,如“拿了东西”的蔡和“混”的林大娘。

但是,平儿的调解计划和方法无疑有很强的“糊涂”色彩:为了挽回探春的面子,她没有追究赵姨娘唆使蔡“带走”娄的事,但她肯定了宝玉的“好说话”的性格,诱导了他这个没有责任的人站出来“背黑锅”。细读之下,平儿的“冤判入狱”并不像初看时那么和谐美丽,但“玫瑰露”案的“糊涂”意味却越来越浓,它隐藏了人类“摘柿子捏软”的黑暗意识。

2。调解的概念已经更新了很长时间

调解是一种解决与官方司法判决共存的社会冲突的方法。它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和坚实的社会基础。它也获得了大众的心理认同,至今影响深远。这与儒家对“无讼”的追求和对“礼、值”等传统文化价值观的追求是一致的。

孔子说:‘如果你听了这个诉讼,我还是一个犹太人,我不会有任何诉讼。“这意味着调解已经成为解决争端的一种有效方式,它能够有效地平衡双方的利益,以友好的方式化解冲突,并将冲突消灭在萌芽状态。一方面,它也反映了中国对“和为贵”和纠纷解决艺术的长期价值追求。

3。中国传统社会的纠纷解决理念

中国传统社会的纠纷解决理念主要是:首先,古人也认为纠纷不能存在于日常生活中。然而,诉讼也需要认真和谨慎地对待。其次,解决纠纷最有效的方法不是打官司,而是说服人们“理性地”去打官司。当诉讼无法解决时,它是一个必要的解决方案。

第三,正直的官员很难解决家庭事务。在没有明确事实的情况下,争端的解决应该尽可能便宜。因此,在维护集权和宗法制度的社会背景下,传统社会追求无讼的价值理念,强调从根源上消除矛盾和纠纷,促进社会治理。

2。为什么“糊涂”成为中国传统的监管方法?

1。“纠纷双方之间的不平等导致的‘混乱’监管方法”长期以来一直是“无原则的混乱”,这被视为中国传统调解活动的一个突出缺陷,并带有双重污点。“偷玫瑰露”纠纷双方的不平等是传统调解陷入“软柿子”陷阱的根本原因,从而导致“和稀泥”的滥用。在“”玫瑰露案中,是王女士房间的空姐蔡实施了盗窃。作为王夫人房间里的一个大姑娘,的地位自然比在厨房里干粗活的刘阿姨和她的女儿高。此外,在蔡后面还有赵姨娘的欢和王夫人看重的第三夫人探春。因此,五儿绝对是一个更好的“主人”

中国传统调解深深植根于社会宗法结构和差别秩序网络之中。个人地位的不平等和人际关系的不对称是典型的特征。此外,由于阶级内部的进一步分化,社会交流密度的差异,个人性格的硬度和硬度的差异,以及案件具体情况的复杂变化,争端的强者和弱者之间的对比往往演变成更加动态和多变的复杂模式。

以及由个人地位不平等导致的资源不平等。与判决、仲裁等其他纠纷解决方式相比,调解具有速度快、效率高、成本低、自由意志、保密性强等特点。能够满足解决纠纷的需要。实际上,它不仅消除了双方之间的纠纷,还解除了他们之间的“心结”。

实现民间法与国家法的互动与融合,“和稀泥”不仅节约了司法资源,也借用了法外资源。当然,正是由于传统的纠纷解决理念,调解制度在今天的纠纷解决中仍然发挥着关键作用。

3,传统社会调解意识的形成

俗话说,中国古代社会厌恶诉讼及其调解倾向的韵味,是人们对“无讼”理想社会境界的不懈追求。众所周知,中国古代法律惩罚多于赞扬。法律只是作为阶级压迫的手段和稳定秩序的暴力工具而存在的。人们很难感觉到接近法律。

这种神秘的解释可能无法正视中国传统社会中普通人的调解意识。只有通过对传统社会制度层面的深入分析,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传统社会的人们更喜欢调解而不是诉讼。就兰姆而言,他认为“憎恨诉讼”的意识形态态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制度约束的存在而得以维持的。

因为正是这种限制消除了许多导致诉讼的经济诱因。此外,效用的衡量也是当政府“出门”时,人们非常欣赏调解的直接原因。在经济意义上,它也可以被称为“自利”。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倾向于通过调解来解决争端和冲突。

3。社会认可的“习惯法”促进社会治理

1。调解理念促进社会治理

传统的纠纷解决理念符合现代社会对和谐的追求。自古以来,社会矛盾和纠纷不断出现。在国家形成之前,社会冲突通常通过私人救济或家庭内部的权威来解决。国家成立后,解决一些纠纷的刑事案件也开始出现,司法权已经移交给国家。

以简单、方便、经济的方式解决冲突和纠纷,不仅是中国古代社会的追求,也是我们每个人的共同需求。中国传统调解制度源远流长,不仅有赖于法律条文的规定和完善,还因为其高效和简单,更重要的是,它符合人类社会所希望的“和谐”的核心价值理念。

2,一种被社会普遍认可的“习惯法”。

虽然中国古代的调解制度已经广泛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但直到元朝才正式纳入法律,并具有文字法的意义。当然,调解制度并不意味着调解的功能被削弱或削弱,因为在中国古代社会,调解属于“礼仪和教化”的范畴。与其说调解是一种法律制度的规范,不如说是一种当时社会普遍满意的“习惯法”。

调解采取政府调解、民意调查和民事调解的形式。虽然它只涵盖民事案件和轻微刑事案件,但它贯穿了“诉讼利益”、“道德”和“和谐”的原则和精神。国家不仅默认了这一“习惯法”,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强烈支持它的意思。这也体现了中国传统诉讼文化的最高价值取向。

3。有效解决冲突的方法

目前,司法资源有限,社会上大量人口与少数人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每一个矛盾都要通过司法手段来解决,一方面会增加司法压力,另一方面也会增加当事人自身的诉讼负担。因此,在提高冲突解决效率的同时,传统的调解理念还可以增强其社会效应,教育社会其他成员,并对未来的行为做出一定程度的预期和引导。调解的出现及其强大的生命力并不是大多数人所说的内心追求和诉求的结果,而是在社会环境背景的引导下,在未来和平生活,最终实现“秩序”稳定的无奈行动的结果。长期以来,它一直被认为是中国传统调解活动的一个突出缺点,并受到多次攻击。

但也正是因为调解的理论体系和社会理念作为基础而存在,我们才会步入主流文化,成为一种长期的文化传统。追求非诉讼,“利益诉讼”成为地方政府的重中之重。传统的调解理念可以在提高效率的同时提高其社会效果,教育社会其他成员,并对未来的行为做出一定程度的预期和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