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新闻网

小米爆雷后,又要面临年轻人的第一次“起义”?

随着“下跌”的继续,市值蒸发了逾2300亿港元(约300亿美元)。

7月18日,小米的股价在达到22.2港元的峰值后一路下跌。9月21日,从16.8港元的发行价开始,米日克图显示出类似悬崖的下跌。截至蓝鲸高管团队(Blue Whale TMT)记者发布的新闻稿,小米集团的股价仍在持续下跌,徘徊在12.1港元左右,远低于17港元的发行价。

2018年可以说是小米集团及其生态连锁企业的“丰收之年”。今年早些时候,小米生态连锁企业华米科技在小米集团之前提交了其在美国的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今年5月,小米在中国内地的沪港两地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预计这将成为华润在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和JD.com之前的第一股,也是30多年来香港交易所的首个“同股异权”企业。然后,今年8月,米云科技还在纳斯达克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

5月3日,小米提交招股说明书的那天,创始人雷军发布了他的私人信件《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引起了“小米”公司的“共鸣”。红皮书、蓝港、皇家基金、范德比尔特股票、肖鹏汽车、比利碧利等都回应了雷军《XX回复雷军:XX是谁,XX为什么而奋斗》标题下的“呼唤”。

然而,6月14日晚,中国证监会披露的对小米CDR申请的反馈,超过2万字,31页,84个主要问题,数百个分支问题,将小米的各项业务逐一回复到原来的形式。反馈对小米的商业模式、同行竞争、生态连锁企业违规行为、产品意图、金融业务发展、互联网增值服务广告推广等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6月19日,小米集团发布微博,宣布暂停信用违约互换(CDR)流程,选择先在香港上市,适时在内地市场发行信用违约互换。在这一点上,CDR官方没有最后期限和时间表。公众对小米的看法也形成了明显的“分水岭”。许多人对雷军“小米不是一家纯粹的硬件公司,而是一家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一家年轻的互联网公司”、“小米不是在试图建立一个封闭的商业帝国”和“建立一个全球开放的生态”的言论投下了巨大的问号。

小米的股价连续四分之一的时间持续下跌。上市第一天,雷军承诺“上市第一天购买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者利润翻番”,这一承诺仍然历历在目。

“经济高效”的商业口香糖ge

外部环境并不给力,自己的商业模式受到了质疑。7月底,小米集团的金融产品在小米贵宾和小米活动中推广金融产品,包括秋田财富、米包、小诸葛、人民爱、家政、钱景包、2025等平台。这些P2P平台通过小米平台进行流量分流,并以“独家会员”标签的形式向用户推广广告。结果,许多消费者遭受了经济损失。网民们将这场大规模的雷电爆炸描述为小米年轻人的第一次破产。

互联网增值广告和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是小米互联网业务的主要组成部分。在小米铁人三项的商业模式中,硬件产品新的零售渠道互联网服务,其地位至关重要,也是雷军一直称小米为互联网公司而非纯硬件公司的基础之一。

小米广告模式是广告商通过小米Emi平台和小米公司,并通过应用商店、浏览器、小米视频、小米音乐等渠道,主要包括效果和显示等广告服务,向MIU用户推出的。小米集团相关官员还告诉记者,小米的广告标准与其他手机制造商基本相同。也就是说,通过小米开发的基于安卓内核的手机操作系统MIU。在资质方面,所有广告主都需要提供多种证书,如电信和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的资金存款证国际比较方案,或国际比较方案截图运营时间注册资本,强制性风险提示等。

小米手机的一名用户告诉记者,小米手机在信息推送、安全中心、日历、天气、音乐等不同软件中都有广告推送。它需要手动关闭。用户觉得广告比其他制造商多。小米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06年,广告和促销占互联网服务的56.2%

在智能手机、物联网和消费品、互联网服务等四大业务中,互联网服务总收入从2015年的4.86%上升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9.43%。广告推广的毛利率高于智能手机、物联网和消费品,甚至互联网服务。毛利率保持在83%以上。智能手机业务的毛利率最低,尽管从2015年的3.25%升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8.49%,仍低于10%。物联网和消费品的毛利率约为10%,略高于智能手机。

一些网友表示,小米的长期低利润战略,即“成本效益”路线和利润KPI评估任务,是小米推广P2P产品爆炸的根本原因。这些广告产品的资格审查已经成为一个令人困惑的过程。

在今年4月小米6X新产品发布会上,雷军宣布,“小米硬件的综合净利润率永远不会超过5%,如果有任何超额,超额部分将返还给用户。”然而,在5月份的GMIC会议上,光荣的主席赵明说,硬件制造公司实现5%的总利润是非常罕见的。这意味着小米5%的净利润率很高。

不可否认,小米的智能手机业务由低端机型主导,利润率有限。小米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低端车型的比例逐年上升,2015年为81%,2016年为87%,2017年为92%,2018年第一季度为93%。在这种“成本效益高”的产品战略下,这种影响不仅影响到小米的智能手机业务,也影响到小米的许多生态连锁企业。

例如,华米和米云赴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通过外部输血支持企业的战略发展。米云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经营现金流从1549万元和1.24亿元快速下降至-1788万元,营销费用从3224.2万元上升至2017年同期的1.47亿元。也许从一个方面来看,这表明资金缺口很大,复苏能力很弱。

10月初,智虎的一位用户说,小米产品(Huami Technology Products)曾在卫生纸上测量心率,这让很多人质疑小米产品的科技含量。当米云科技扩大冰箱、洗碗机和其他家用电器的产品线时,它也遭遇了传统家用电器制造商的专利诉讼。缺乏强大的技术积累,依靠低价、物联网等“新概念”营销,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拓展市场。然而,缺乏盈利能力和耐力已经成为小米生态连锁企业的一个共同特征。

10月11日晚,小米屋南京旗舰店发布微博

雷军、林斌等小米高管表示,“从今天开始,小米屋没有南京旗舰店.小米不再是我心目中最酷的公司,因为它的薪水和权利都很低。”四十分钟后,小米屋南京旗舰店的微博显示用户不存在。

蓝鲸TMT记者就此事致电小米集团负责人,对方称具体情况不明,可能是个人行为。然而,根据小米屋员工在网上的截图,管理混乱和线下商店薪酬低是员工叛逃的主要原因。小米直营店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大多数小米店都设在核心商业区,离线渠道成本很高。

“新零售”是救命稻草吗?

Canalys的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7年,国内手机市场的增长率一直在放缓。增长率在2011年达到最高150%,在2013年达到88%后开始急剧下降,2014年为16%,2015年为2%,2016年为11%,2017年为-4%。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容量和渗透率已经饱和,市场增量在股市。

中国信息与通信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7个月的累计出货量同比下降17.3%。一名在线渠道统计师告诉记者,2016年国内手机销量将达到每月4000万部左右,2017年约为3500万部,今年约为每月3000万部,每月销量将迅速下降。

据了解,小米线下主要有三种渠道,即小米家居、小米专卖店和小米专卖店。简而言之,它是自建的,自建的,自建的。第一手机研究所所长孙燕标告诉记者,小米的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小米的客流问题。利润问题需要通过互联网兑现。从新的零售角度来看,小米屋无法解决利润问题。在小米屋发展的后期,利润问题会变得更加明显,这也会引起各种矛盾。

在离线渠道的三种模式中,小米专卖店和小米特许经营商占了总数的大部分。小米屋(Xiaomi House)一方面旨在解决小米品牌未来的溢价问题,即提升小米产品的调性,建立品牌认可度。另一方面,小米屋的大规模扩张导致小米产品和渠道定位错位。

以OPPO和体内为例。根据2018年8月帝辛手机零售数据,2345城市线下OPPO和vivo零售店分布加快,优势区域进一步发展。小米在一线城市的增长率为0%,在二线城市为5%,在三线和四线城市为负增长。渠道建设主要在中国中部和北部。OPPO和vivo渠道建设更加均衡,集中在销售潜力较大的地区,特别是华东、华南、西南、东北和西北地区。

迷你米线下的渠道位于三、四线城市,受到OPPO、vivo甚至华为荣耀精品店的强烈冲击。小米和小米生态链产品位于中低端,单个产品利润有限。OPPO和vivo可以通过简单的硬件销售获得更好的利润。在新的零售布局方面,OPPO和vivo旗舰店只是在一线城市的一些核心商业区零星建设,远远小于小米屋。帝辛通零售数据显示,新零售店的平均成本为2984元,高于传统零售店的平均成本2100元。

虽然小米屋没有发布新零售业务的具体运营数据,但根据小米上半年的财务报告,2018年第一季度的运营利润为33.64亿元,第二季度为-75.92亿元。行政费用从第一季度的4.65亿元增加到104.57亿元。根据财务报告,行政费用的增加主要是由于2018年第二季度的一次性股份工资为99亿元,加上管理、人力资源和财务团队等行政部门的扩张。因此,小米公司在发展的初始阶段很可能处于收入不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支出的状态。

近年来,推出新零售业务的终端制造商不仅包括小米,还包括苹果和华为。苹果以其硬件产品的高利润而闻名,华为通过P系列和Mate系列布局高端市场的意图也显而易见。对比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苹果智能手机利润占全球智能手机利润的62%,三星为17%,华为为8%,小米最低,仅次于OV,利润份额为3%。苹果和华为的高端定位可以支持离线渠道的建设和拓展。

”小米成立8年来发展迅速。关键原因是性价比。小米的生存模式是成本效益高的路线。如果成本效益问题得不到改善,它只会从新的线下零售布局开始,不会从根本上解决业务中的各种矛盾。”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小米2018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显示,截至6月30日,智能手机业务占总收入的67.4%,物联网和消费品占22.9%,互联网服务占8.8%。互联网服务与2017年基本相同。小米的主要业务仍然得到硬件和物联网外围产品的支持。

一位证券分析师告诉记者,资本在香港和美国之间无缝流动,小米股票市场持续下跌的核心问题是过去估值过高。苹果依靠自主研发来支持高科技企业的定位。

此外,国际化还面临专利纠纷和产品溢价盈利。互联网金融面临战略调整和业务收缩。新零售是虚幻的,小米未来的发展仍有很大的讨论空间。股票市场有起有落。仅仅通过“新品种”、“互联网企业”和“独特的新模式”进行营销,很难支撑起一个庞大的销量。逾2300亿港元的蒸发也可能是小米重新启动和定位的开始。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