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新闻网

科技反噬?事与愿违的反垄断浪潮

抱怨技术很有趣,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流行趋势。移动设备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同时监视我们。社交媒体巨头毒害公共话语,新企业侵犯我们的隐私。所有这些都给我们的环境带来了变化。这种变化超出了我们的控制范围,正在逐渐转变为技术反弹。

但是这种反弹真的存在吗?几年来,人们一直在谈论这种所谓的技术反弹。政客们认为,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受到更严格的监管,罚款早就发出了,关于分拆巨头的声音也经常被听到。科技媒体过去几乎完全沉迷于对电子产品的渴望,并召开各种会议来支持科技巨头,使我们都相信现代科技,但现在他们的绘画风格转向了对科技的批评。一系列曝光揭示了科技巨头的道德和法律灰色行为。相关的小说和电影描绘了一幅怀疑甚至反乌托邦的画面,质疑科技将我们带向何处。我们都知道,有人戏剧性地退出了这个或那个社交媒体服务,或者宣布完全脱离数字时代。当然,每个人都会抱怨。

然而,我们在真实市场的实际行为与我们的抱怨背道而驰。有证据表明,事实上,我们和以前一样热爱电子设备,没有技术上的反弹。

以脸书为例,很难想象还有哪个公司比它更感受到技术的反面。脸书与数据泄露、可疑信息的传播和人际交流的基本恶化有着广泛的联系。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最近因错误处理客户数据而罚款近50亿美元。此外,鉴于其无处不在,它也是普通网络生活商业化的一个方便替代物。如果你计划退出科技服务,脸谱网可能是你最好的选择。但是根据公司最新的季度报告,脸书的每日用户(15.9亿)和每月用户(24亿)都比上一季度增长了8%。尽管你已经听到了很多关于人们取消脸谱账户的趣闻,但仅在美国,该公司的旗舰应用程序就增加了约100万新的每日用户,收入增长了28%。即使有联邦贸易委员会的罚款,脸谱网也能盈利26亿美元。

脸谱不是唯一被妖魔化的技术平台。总的来说,社交媒体公司经常被批评为有毒的沼泽,到处都是吐痰者、说谎者和机器人。但同样,没有证据表明任何用户已经逃离。同一季度,推特新增了500万名每日用户,Snapchat报告称,其旗舰应用Snapchat的每日用户群增加了7%,为自发布以来的最佳表现。皮尤研究中心称,72%的美国人使用某种形式的社交媒体,这一比例多年来稳步上升,没有下降的迹象。我认识的离开脸谱网的人使用脸谱网的Instagram,WhatsApp,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习惯很难改变。然而,与我们明显不愿意放弃我们最喜欢的技术相比,更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一直热情地拥抱新事物,但这些新事物至少值得仔细对待。

以智能音箱为例。这是一种智能设备,能够响应声音提示和问题。正是这项技术让人们犹豫不决。这东西一直在听我说话吗?它会突然说话还是发出奇怪的笑声?甚至说它会以某种方式记录下我独白的一段,然后发给我所有的联系人?科技媒体越来越擅长记录这些令人不安的答案。例如,一家技术公司可能会在改善设备功能的过程中听到您的语音激活,并指定您可以对此做些什么。

然而,事实是,据估计,截至去年,仅有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家庭拥有智能扬声器。这一领域的领导者是亚马逊回声,配备了阿列克谢语音识别软件。亚马逊称已经售出超过1亿台Alexa设备。

事实上,一些科技产品的使用指标近年来趋于稳定,但这主要是因为它们对应于已经完全确立并广泛使用的类别。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大约95%的美国消费者表示他们已经拥有或正在使用手机,89%的人正在使用互联网。然而,如果你进一步研究这些数据,你会发现

也许最引人注目的事情是,如果你认为我们正处于技术的阵痛之中,这就是广为人知的“智能家居”趋势的牵引力。它鼓励你将门锁、灯和其他家庭基础设施连接到互联网。亚马逊最近宣布,其最新的黄金日促销活动包括“数百万智能家居设备”

该公司推出的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例子是亚马逊自己的铃声视频门铃系统以及相关的家庭监控和安全产品的销售。Ring与数百个警察部门建立了合作关系,鼓励用户直接与执法部门分享视频。该设备及其相关的邻里公告应用也因潜在的种族歧视而受到批评。亚马逊否认Ring现在使用该公司的面部识别软件Rekognition,该软件只能由执法机构和企业使用。然而,来自BuzzFeed等网站的报道指出,该设备的服务条款允许公司使用Ring收集的录音来帮助开发新产品和服务。不难想象,将来有一天,相机会“认出”你的邻居是谁。

这听起来像是一种潜在的入侵和控制技术,会引起强烈的公众抗议,至少会给政府官员施加巨大的压力来控制技术巨头和他们自己的自我监督。但像其他令人不安的创新一样,比如自动驾驶汽车、允许零售商跟踪顾客店内行为的信标装置、送货无人机和无人商店,我们大多只是耸耸肩。或者,像Ring一样,积极参与新一轮潜在影响尚不清楚的技术浪潮。

那么,如果没有技术反弹,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这可能是许多因素的结合。首先,技术可能很复杂。我们大多数人都懒得阅读服务协议条款,更不用说理解像阿列克谢甚至脸书这样的东西是如何工作的了。一般来说,科技公司非常喜欢这种形式。他们要么主动模糊算法的决策方法,要么被动地鼓励你关注后用户手工时代的理念,即技术是“正义的工作”。你不需要担心为什么或如何工作。

此外,我们非常非常喜欢技术能为我们提供的东西。我们有理由相信技术已经在许多方面改善了世界和生活。然而,我们似乎常常愿意忽略潜在的重大负面影响,以换取微不足道的回报。例如,语音技术的主要用途显然是命令扬声器播放音乐或天气预报。

也许更坚定的反激只会让你感到绝望。退出脸谱网或抵制亚马逊似乎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即使是拥有大量风险资本支持的初创企业,也有足够的资源绕过任何应该监管它的实体。反对派早就消失了。为什么不学会停止担忧,热爱这些小玩意呢?

我想知道,我们越来越多的人没有积极参与真正的技术反弹的主要原因是不是因为我们假设我们周围的许多人都是这样。毕竟,人们在昂贵的会议上用金钱崇拜的科技巨头现在偶尔会被带到议会面前。从某种意义上说,攻击他们可能是一种政治行为。

当然,这样做的实际计划往往含糊不清,这些技术巨头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但是每个人都在抱怨技术,没有什么比哀叹我们的短标签文化更符合潮流了。因此,人们很容易相信,技术反弹确实在激增,这将在某种程度上阻止任何反乌托邦的结果。换句话说,这实际上是一种反应:只要我们戴上合适的护目镜,我们就能真正看到它。

youtube.com